渣叔阴影太强,多特蒙德走不出来?除了他,没人能踢出“4A足球”

admin88 0 2020-02-26 01:44:27

他回来了。轻松、游刃有余、带着熟悉的笑容,就像以前一样,克洛普穿着牛仔裤,白衬衫外面套着一件深色毛衣。他说话的声音嘹亮,面临着400名听众侃侃而谈,眼前还摆着一大杯多特蒙德当地的啤酒。

这里是多特蒙德主球场西格纳伊度纳公园的招待厅,克洛普右手旁是多特蒙德董事长瓦茨克,几天前他刚出书了一本传记。为资助老朋侪推广新书,10月10日这一天,克洛普专门从英格兰飞回多特蒙德当运动嘉宾,算是给瓦茨克60岁生日的一份迟到的礼物。

四年半之前,在这座球场里举行了另一个有克洛普到场的运动,其时震动整个德国足坛,也让多特蒙德的球迷伤心不已:多特蒙德俱乐部与克洛普配合宣布,克洛普将在2014/15赛季竣事后离队。虽然是提前三年终止条约,但双方作为朋侪分手。几周后,多特蒙德在德国杯决赛中1比3不敌沃尔夫斯堡,克洛普的时代谢幕。

克洛普脱离时,德国媒体就开始讨论,他什么时候会回来重新执掌这支球队。足球专家们在各个节目上侃侃而谈,他们研究的是,是否另有另一个教练能像克洛普一样,与多特蒙德球迷的性格和特质如此的搭配?

脱离多特蒙德后,克洛普只回来亮相过三次。第一次是在2016年4月,多特蒙德在欧联杯四分之一决赛中遇到利物浦,克洛普带队客场对老东家。第二次是2018年9月7日的魏登费勒离别赛,第三次就是资助瓦茨克宣传新书。

第三次回来时,克洛普可以说是世界足坛在2019年最乐成的教练。他歌颂多特蒙德俱乐部在已往几年的生长。然而实际上,这家俱乐部在克洛普脱离的四年多时间里,从未脱离他留下的阴影。这里的人们是矛盾的,有时候他们回忆克洛普执教的荣耀,有时他们又想跳出克洛普的阴影,重新寻求自己。

图赫尔、博斯、施托格尔、法夫尔,克洛普脱离后,多特蒙德用了四名主教练。他们都在非自愿情况下被拿来与克洛普做比力。只要是可以对比的工具就一定会放在一起:角逐结果、冠军数目、球员角逐态度、战术打法,以及是否有激情。

然而克洛普是给多特蒙德制定前进偏向的人,他革新了整个俱乐部,建设了一个框架。当他在的时候,可以随意的修改这个框架,厥后者却被框住了。

这样的比力注定是不公正的。2017年1月,接任多特蒙德主帅的图赫尔曾经这样说:“用现在的球队与克洛普的时候相比力,世界上没有几多比这更不公正的事情了。”

图赫尔与克洛普是完全差别的类型。他不那么情绪化,总是岑寂的处置惩罚事情,在边线上也不会充满激情的指挥。克洛普是职业球员身世的教练员,而图赫尔是完全的学院派。他讲求技战术,与多特蒙德的球迷不会那么亲切的交流。

正因为如此,图赫尔虽然在球队的结果不错,可他从未能融入这里的情况,总是像一个生疏人。他与瓦茨克和司理佐尔克的关系永远停留在了“同事”的层面上,无法成为朋侪。他脱离的时候,与俱乐部是不愉快的。

博斯

图赫尔之后,多特蒙德有三名主教练。博斯、施托格尔和法夫尔。他们四个都艰难的想要改变克洛普留下的理念。图赫尔改良克洛普的战术,更强调控球。博斯接纳高位逼抢,让多特蒙德的战术更有冒险精神。施托格尔接手的是博斯留下的烂摊子,他做的是纠正荷兰人过分偏颇的战术。法夫尔讲求控制、耐心和稳定。

四任主教练事后,多特蒙德没有建设起新的气势派头,而是仍然在苦苦追寻。上半程的阶段性低谷后,现任主帅的法夫尔改用3-5-2踢法,增强前场的逼抢和中场的快速还击,淘汰控制环节,这种变化让球队结果回升。然而这一步的偏向显着是借鉴了一部门克洛普时代的气势派头,也就是说,多特蒙德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不仅没有找到新偏向,还不得不走一点转头路。

《西德汇报》在评论中指出,多特蒙德球迷要求的是“4A足球“,这四个“A”划分代表:主动、迷人、让对手没有喘息时机、有侵略性,这四个词的德语开头都是字母“A”。其实这就是克洛普以前在多特蒙德、现在在利物浦的气势派头。

2010-2012的两年间,克洛普带给了多特蒙德战术革命。2017年出书的一本克洛普传记中,多特蒙德球场广播员迪克尔说:”这套战术在两年中统治了德国足坛。没有人知道如何应付。拜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就像是一个漩涡。每次我们走进球场就知道,一定会击败对手。我们在各个层面上都充满喜悦,就像是在冲锋。“

这个角度来看,克洛普带给多特蒙德人的不仅是外界看到的美妙足球和冠军头衔,还包罗了那种战无不胜的感受,那才是真正让人陶醉的。很显然,纵然有继任者同样带队踢出精彩的足球角逐,也很难带来这种陶醉感。

多特蒙德人已经意识到已往的日子回不来了。瓦茨克的自传中,这位多特蒙德董事长写道:“其时的分手也许是一个错误。也许换掉整个球队是更好的选择,而不是教练,因为我们再也不行能获得这样一名教练,但好球员可以。”2017年他曾经实验请回克洛普,以失败了结。

《法兰克福汇报》的记者霍雷尼是瓦茨克传记的作者。他写道:”克洛普在2015年的离去,也带走了这家俱乐部的幸福。现在的多特蒙德再也不会感受到幸福了。“

多特蒙德应该很清楚,纵然俱乐部的口号是“真正的爱”,但克洛普并不想与他们重拾旧爱了。多特蒙德人终归是要走出克洛普的阴影,寻找到新的自我,只是可能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

上一篇:德甲逐日视察:哈弗茨成最年轻队长,努贝尔主力不保?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