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者“亿元先生”CJ迈克勒姆对谈蜻蜓FM副总裁杨晶生 探讨中美音频差异

admin88 0 2020-02-16 04:46:55


越来越多的体育明星加入了播客的队伍。


就在这个夏天,NBA波特兰开拓者当家球星CJ·迈克勒姆开通了自己的小我私家播客《PULL UP》。经由几个月的内容生产、与听众的交流,这位新闻学专业结业的NBA球星喜欢上了音频节目这种形式,也对播客的运营、内容、互动发生了更多的兴趣。


克日,即将拿下3年1亿美金签约的CJ来到中国,与海内头部在线音频平台蜻蜓FM的副总裁杨晶生一同聊了聊,探讨中美音频行业生长差异,内容生产的建议等。


 

以下为访谈实录,来自@NBA官方微博及蜻蜓FM节目《麦克勒姆对话蜻蜓副总裁杨晶生》:


CJ:CJ·迈克勒姆

QT:蜻蜓FM副总裁杨晶生

 


01

中美播客行业


CJ:很显着,播客在不停地举行着改变和进化,同时在中国也不停地增长,但和西方比起来,它开始的没有西方那么早。我在六周前有了播客,但现在我对它依然很生疏,我该怎么改善这种情况呢?

 

QT:首先我们来谈谈关于中国播客工业的情况,中国的播客工业和西方比起来不算具有很长的历史。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是通过APP将有声书和在线站点提供应我们的用户,到了厥后,我们意识到播客在西方很是的盛行,同时有许多中国的头部创作者也想做他们自己的播客,他们想通过播客与听众建设起联系,所以我们在我们的平台上开始专注于做播客,而且播客开始在听众中盛行起来。但厥后,平台需要发展进化而且增加收入,同时播主也需要收入,所以我们正在蜻蜓FM构建一个模型。从基础上说,你的播客在你的粉丝当中很受接待,对吗?

 

CJ:是的。

 

QT:我意识到实际上你的播客在所有的平台上都有被分发,包罗苹果播客、audible、overcast以及其他的一些平台。如果一个运发动在中国做他的播客,我们会通过一系列的节目向听众提供一些建议和知识。例如,有一些运发动和歌手也在我们平台上做播客,通常他们都要选择一些话题,像是我如何准备我的事业、或是一些更专业的话题,例如我是如何训练唱歌技巧等。他们会先选择一些话题,之后用五集或十集的时长去谈论一个话题,再去售卖给所有的听众,不只是卖给他们的粉丝,固然了,无论如何,他们的粉丝肯定会去听,可是普通听众也会去听,去相识他们是怎样在他们自己的领域获得乐成的,这会资助这些“明星”去拓宽他们的听众群体。



02


如何服务听众



CJ:这些是我没有做过可是却应该做的事,我应该对于“我是怎么样准备的”这个话题去做一些基本的解释,例如我可以讲如何去训练以提高投篮率。这是很是智慧的做法,正如你之前说的,你有追随你的粉丝,可是能够抚慰听众的关键在于确确实实能够做出一些有价值的工具,让完全不喜欢运动的听众也同样喜爱。

 

QT:我相信如果你能够加入你自己的履历,那么效果会更好,因为你有一些专业的履历,我相信你可以给一些年轻的运发动以很好的建议,他们不仅可以学到一些技巧方面的工具,还可以相识到当你面临一些艰难的情形的时候是如何作心理上的调整的,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他们更想为自己的人生做好准备,也许纷歧定是在运动方面,在其他的方面也同样适用,他们可以把你的一些意见和看法运用到自己的人生中。你不只是NBA的一名球员,你还是一个与众差别的播客,你把这两者做了一个很好的联合,也许这也是一个很是与众差别的可以与年轻人以及普通听众去分享的一个主题。

 

CJ:是的,我将谈判到职业道德、在运动之外的生活里所需要做的一些准备、在商界的五份事情、在微软的学习等等。正如你所说,你现在的职业更多是与播客相关,那么和你之前在微软的职业生涯相比,这两者主要的差别是什么? QT:实际上,这是一个很是有趣的话题。当我在微软的时候,我实际上是在商务部门事情,所以我的用户基本上不是企业就是开发人员,这些开发人员用我的服务去构建他们自己的服务和产物。可是在四年前我加入蜻蜓FM的时候,对于我而言,我以前的“用户”现在酿成了“普通人”,这是一个很是纷歧样的事情,我真的很喜欢为我的朋侪和怙恃以及亲戚服务的那段履历。 
一个有趣的事情是,当我在微软的时候,我很难告诉我的怙恃和朋侪关于我事情的详细内容,可是在我加入蜻蜓FM后,我就可以给他们展示“蜻蜓FM”这个APP,而且告诉他们我正在做些什么,这是一件很是有趣的事情。我是一名技术人员,我很少把产物思量进服务的领域,但现在我不像以前那样只思量受众,也开始思量内容提供商,同时我也开始思量把像你一样的播客纳入思量领域,这些播客当中有一些是专业人士,有一些是来自其他领域的播客,但他们在我们的平台上都有账号,我以为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时机,我可以见识到差别领域里的差别的人,这简直很有趣。

 


03

音频内容的优势


CJ:你们现在会提供更多的具有视觉效果的音频节目吗?。

 

QT:我们肯定会思量到这一点,可是在当下,我们更想专注于音频领域,我们确实为用户提供了一些视频内容,可是这通常是作为音频内容的增补部门而泛起的,例如,我们有一些先容历史配景的图文、视频去作为音频的增补,可是我们还是专注于音频领域。


CJ:这很好,我总是想在是视频与音频之间找到一种平衡。在西方,人们总是更喜欢视频,他们在面试和谈话的时候总是会看到视频,所以我只是想说明这两者的平衡是很重要的,当你在火车上、在出租车上或者开着出租车的时候,你不能看视频,听音频却很利便,这是很重要的,同时我也在实验着视频和音频这两个领域,我也想在蜻蜓FM这个平台上做我自己的音频。

 

QT:接待您。

 

CJ:在社交平台上,例如ins、微信,你有30秒的时间去解释一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想这对我们很有用。

 

QT:关于音频,你适才提到了一个很是重要的事情,这很庞大,例如青少年,正如你所说,他们喜欢看视频,同时他们也很容易沦落于视频。可是他们也有一些时候看不了视频,而只能去听音频,但我要说的是,有时候他们听音频并不是因为他们不能看视频,而是有些内容更适适用音频的形式去表达。我们可以设想,如果你只是听音频,这能给你一些想象空间,在我们的平台上有一些很是受接待的有声书,这些有声书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把书给念出来,而是有差别的声优去饰演差别的角色。

 

CJ:讲故事吗?

 

QT:类似于讲故事,但还是有所差别,更靠近于角色饰演,正如你所知道的,如果我看一些电视剧,角色就被牢固在那了,对于他们长什么样子我没有想象的空间,但如果我只是听饰演者的声音,对于饰演者长什么样子我就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了。

 

CJ:这是一个很好的点,有一个很有趣的事情是,有时候人们在听了我的音频后见到我真人的时候总是会说“啊!原来你比我想象的要高”。



04


播客的商业化

 

CJ: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在蜻蜓这个平台上的播客是如何盈利的呢? QT:正如所有的互联网公司一样,最传统的方式是通过广告来赚钱。但厥后,我们意识到对于音频内容来说,用户的焦点在于“陪同”,我们的用户并不是真正专注于屏幕,所以对于播客来说做广告并没有优势。
厥后,我们转向为用户提供付费内容,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以为用户只会为能给他们带来直接价值的工具付费,像语言学习、技术学习。知识服务在两年前是很盛行的,在我们平台上有许多的线上课堂,像语言学习、历史学习。可是令我们惊讶的是,我们平台上最受接待的播客并不是知识服务,而是类似于小我私家履历分享、有声读物的播客。
我们公司最受接待的项目是“晓年鉴”,这是一档小我私家纪事的编年史节目,节目的主人公高晓松在中国很受接待,这个节目的大多数内容都是在叙述他自己的过往履历,每一年他的感受如何、他的生活是怎样的,而且他还会分享履历、分享他对于历史的感受,同时他也会讲述在哪一年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儿,可是最受接待的内容还是他关于自己生活的分享。 CJ:人们想听到他讲述自己的故事以及他的日常生活。 QT:是的,这个节目每周更新一集,每一集的时长是半小时,他会讲述我在哪一年做了些什么事儿、我有怎样的感受、获得了怎样的发展、有怎样的痛苦。纵然他在中国有许多的粉丝,可是据我们用户的反馈来看,粉丝去听这个节目不仅仅是因为单纯的追随他,更是因为粉丝通过他所讲的事情能够去收获一些有价值的工具。这也是我们在一开始就谈到的,如果你的播客不仅能够分享你在NBA的所见所闻,还能分享你的生活方式,类似于你怎样看待你的职业生涯、怎样看待你的生活,就会很好。同时我们还意识到,尤其是年轻听众,他们很愿意为分享付费,而不仅仅只是会为知识付费,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总而言之,只要我们的音频对于听众来说有价值,他们就会愿意付费。 CJ: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关于我的播客,除了谈我的运动生涯,如果我谈到酒,例如我们喝什么酒,人们就很会喜欢,因为首先人们喜欢我们所分享的酒,其次,我们给出了他们可以购置的酒的详细的类型,他们可以自己购置自己享用,同时我们还可以分享我们喝酒时所搭配的食物。我们的粉丝有差别的需求,有的粉丝需要价钱低的酒,有的粉丝需要中等价钱的酒,有的粉丝不在意酒的价钱,他们只在乎酒的口感,这是很有趣的,讨论这些内容会吸引到一些纵然不喜欢酒的人,因为就算他们不喜欢喝酒但他们也想知道如果要喝酒,应该喝哪种酒。 

CJ:我猜有一些听众会对NBA球员怎么品酒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这是一个很奇特的话题。




05

CJ喜欢的音频节目


CJ:我想知道你喜欢听什么类型的有声书?

 

QT:实际上,在我加入蜻蜓之前我是一个有声书的狂热粉丝,这也是我加入蜻蜓的其中一个原因。最近,我最喜欢的节目是“晓年鉴”。我现在仍然喜欢听有声书,有些有声书很受接待,但有些就很平庸,但无论如何,我都以为有声书很是有趣,纵然有声书可以给你一些关于这个角色听起来是怎么样的一些实际信息,但你仍然具有想象空间,这很是有趣,因为它介于影戏和书籍之间。可是对于播客来说,就我小我私家而言,我不喜欢知识分享服务,我可能更倾向于在网站上看文件的索引去直接获取知识,而不是通过听音频的方式去获取知识,我确实很喜欢播客分享自己的见闻以及职业的这些音频,这是你单单通过念书而获取不到的知识,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音频呢?

 

CJ:我的喜好和你很相像,我听了许多关于篮球的播客,因为我喜欢篮球,我喜欢听他们的看法,去相识他们对某些角逐和球员的看法,以及对于一些周边流传的蜚语的看法,相识到一些有潜力的商业、对战、教练,从他们的看法里去相识这些事情,我最喜欢的播客是TED演讲。因为它是专业人士讲故事,差别领域的专业人士都市来讲故事,像医生会来讲一些关于手术的事情。

 

QT:是的,我也喜欢TED TALKS。

 

CJ:是的,这是我最喜欢的节目之一,而且它很快,有的TED演讲时长一个小时,有的时长七分钟,有的时长二十分钟,TED演讲能给我一些我应该要知道的信息,例如一些统计的实时数据,我很喜欢讲故事的这种形式,所以我也实验着在我的音频中也用讲故事的方式去出现内容。

 

QT:相识了,那你现在依然有在听有声书吗?

 

CJ:我有在听,当我旅行去某个地方的时候,我喜欢戴上耳机去听有声书,但我也喜欢直接念书,有时候我的朋侪会给我寄书,另有的时候我只用下载好有声书去听就可以了。

 

QT:美国的有声书工业也很成熟,你可以找到绝大多数书的有声版本。但在中国,有声书并没有那么盛行,可是在中国有另外一个盛行趋势,就是有许多播客,另有一些短小的音频版本的有声读物,你可以把这些称为书的音频摘要。尤其是一些关于政治、历史的脱销书,你可能需要十天才气看完,可是如果有人给你一些书的摘要,你只用花一俩小时就可以通览全书,这很快速,这种形式在中国很盛行,甚至会有一些编辑把他们的全部时间用来编辑书的摘要和书的音频版本,他们的口号类似于“当你旅行的时候,你只用花一个小时就可以读完一整本书”。

 

CJ:这很智慧,在我们学校,我们有一个特定的网站,这个网站会给你总结整本书的摘要、整个章节的摘要和一些你所需要的要点,所以当你有考试的时候,你可以浏览这个网站,纵然你没有读过这本书也好像你读过一样。

 


06

如何在蜻蜓FM做一档播客节目



CJ: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我怎么在蜻蜓FM做一个我自己的节目?

 

QT:基本上,蜻蜓对任何播客都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在蜻蜓上举行注册,而且提供他们的音频,但更多的是,我们会给播客提供资助使得其可以运营的更好。你已经有了你正在运营的播客了对吗?我们正在思量把你的播客引进中国,我们有一个运营团队会去帮你适应中国市场。另外一个事情是你有自己的播客,我们可以帮你把这个系列做一个总结摘要,因为你的播客已经有许多粉丝,这也许会对去采访他们、去获取话题有资助,例如像关于酒的话题、关于你的职业生涯的话题,这些摘要对普通听众来说更容易接受。


▼ 戳个 在看 呗

上一篇:希尔德:我的脚踝有些疼,艾顿踩了我的脚,不外问题不大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