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我应该去的地方”—德安吉洛·拉塞尔的篮球历险记

admin88 0 2020-07-23 15:37:32

*原文出自The Athletic

2月6日晚,当私人飞机抵达明尼阿波利斯时,德安吉洛·拉塞尔的心田深处好像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会是一个值得被铭刻的时刻。

在高中二年级前脱离路易斯维尔,从那以后,拉塞尔就一直“四处漂泊“。

“随遇而安”成了他的口头禅。在为期五年的NBA履历中,他一直希望找到一个家。而如今,一名职业篮球运发动的敏感告诉他,这个时机可能就在眼前。“现在我眼前就有这样一个时机,我会努力抓住这个时机的。”

自从高中一年级以来,他从没有在任何一只球队待凌驾两年。佛罗里达州蒙特维尔,哥伦布,俄亥俄州,洛杉矶,布鲁克林,旧金山,他都待过。拉塞尔带着他精彩的交织运球和高抛投,走遍了美国。正因如此,他没想过买房,也没想过在那里定居。

现在他身处爱下雪的明尼苏达州,这是他的第四个半赛季,效力的第四支球队。但这一次感受有些差别。他最好的朋侪之一、也是他在NBA中关系最亲密的朋侪唐斯,在停机坪上举着他的球衣接机,他也许会资助拉塞尔实现他安家的梦想。

森林狼运营总裁曾经追逐了拉塞尔七个月但没有乐成。获得拉塞尔的第二天的新闻公布会上,他自问自答:为什么在2019年7月错过拉塞尔后,森林狼没有在自由球员市场再找一个控球后卫?“因为我们想要的控球后卫只有他——”面临在场的所有球迷,格森·罗萨斯指向拉塞尔。

当拉塞尔走进机场航站楼时,森林狼队有数十名员工在等他。对于履历了两年动荡之后被湖人扬弃、而在全明星赛季竣事后又被篮网扬弃,而且因为没有此外选择而被勇士“醉翁之意”签下的拉塞尔来说,这让他卸下了所有的心理预防。

森林狼不是拉塞尔的首选,而事实上,不是任何精彩球员的首选。森林狼知道,想留住拉塞尔,他们就得使出满身解数,向拉塞尔展示明尼苏达州的风景可不止严寒的天气。森林狼热情的接待使拉塞尔忘记了寒风。拉塞尔很是感动,甚至开心地打开摄像机记载了下来。

“从童年时代一直到前几年,从没有人一开始就对我体现出如此热情的爱和支持。”拉塞尔告诉The Athletic,“从来没有人那样。因此,当受到森林狼的热情接待时,我立马就想到,我必须把这一切记载下来。”

从路易斯维尔到佛罗里达,从大器晚成的新兵到被俄亥俄选走,从“科比接棒人”到被全网讽刺,从篮网的全明星到金州勇士一个随时会被扬弃的棋子,拉塞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履历了许多事情,他很难消化所有的一切。他是个篮球运发动,但他以为自己更像游泳运发动,因为他感受自己拼命地想往前游,身边的水却不停地将他往后拽。他在水下的时间越长,游泳的速度就越快,只管有品评和指责,他完全可以在水下充耳不闻。而当他抵达对岸时,为他的乐成而欢呼呐喊的人往往也不多。

拉塞尔说:“我的履历,就似乎我看到了对岸,于是我开始奋力往前游去,但到了之后,才发现它在另一个地方,我只好又继续游。”

在好莱坞的偷腥丑闻、被篮网扬弃,以及勇士的短暂停留之后,他最想要的就是找到一个可以安家的球队。拉塞尔现在已经牢牢扎根于明尼苏达州,是罗萨斯举行森林狼再起的关键人物之一,他希望他最终能够“停止游泳”并“上岸”。

卡尔·安东尼·唐斯亲眼看着他最好的朋侪从一个都会到另一个都会。在洛杉矶湖人队时期是拉塞尔的低谷,那时他天天都和唐斯通电话。拉塞尔在篮网的首场主场季后赛,他专程飞去了巴克莱,给他一个惊喜。去年6月,他和森林狼一起乘坐直升机招募拉塞尔,但拉塞尔拒绝了,而转身与金州勇士队告竣顶薪生意业务。

唐斯在3月份说:“到他现在为止的整个职业生涯,他起来好像“没人要”,纵然他已经拿到了全明星。而他自己也这么以为。”

公正地说,在他以前落脚的每一只球队,都有一些时光看起来是充满希望的。布鲁克林给了他所需的指导,金州勇士提供的顶薪条约有力地证明晰他在同盟中的职位。可是那些优美的时光转瞬即逝。

2015年选秀中,唐斯首先被森林狼签走,拉塞尔被湖人队第二顺位选走。拉塞尔曾希望洛杉矶成为家。可是他遇上了科比退役,湖人的重心都放在了使用科比退役挣钱。再之后,拉塞尔录下了队友尼克杨亲口认可的偷腥视频,然后不小心泄露,拉塞尔瞬间被整个同盟唾弃。

“我不知道如何提高能力,也没有人提供指导。” 拉塞尔说,“我不怪任何人,我怪我自己。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整小我私家都很模糊。”

对于像拉塞尔这样的良好人才,许多球队从第一天起就为他们量身定制了生长计谋。可是,其时的湖人队却全神贯注于如何使用科比退役捞金。

“这对他不公正,”俄亥俄主教练杰夫·鲍尔斯说,他是拉塞尔在俄亥俄时的助理教练。“他是科比退役那年被湖人第二顺位签走的,但等着他的是什么呢?拜伦·斯科特、一个不喜欢带新手的教练,而科比退役,整个湖人的中心都放在使用科比退役捞金。”

在拉塞尔偷录门后,拉塞尔因角逐受伤而又受到排挤,幸亏他另有唐斯这个耿直义气的朋侪。

“我们用了大量的身体检查和谈话以资助他渡过所有的身心伤害。”唐斯说,“谈话很极重。大多数时候,我能做的也仅仅只是像一个兄弟一样抚慰他。”

这两个好朋侪讨论了拉塞尔现在给人的印象,以及他如何改变这一印象。一个运发动,不管有多高的起点,都得蒙受媒体们的报道渲染。可是,“拉塞尔”这个名字能泛起在头条,至少说明他还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唐斯说:“能否改变别人的看法,取决于他自己。是像人们所说的那样自甘堕落,还是成为最真实的自己—一个了不起的人,义气的兄弟,真挚的朋侪,被引以为豪的家人,精彩的篮球运发动。”

第二个赛季竣事后,拉塞尔被生意业务到布鲁克林,换来了蒂莫菲·莫兹戈夫。实际上,湖人队也乐于与拉塞尔分道扬镳,而不是送走朗佐·鲍尔,这从约翰逊指责拉塞尔不够成熟时就很显然了。

篮网有着规范的治理与组织,这与湖人队的杂乱相比是可喜的变化。拉塞尔不抢篮板,这让篮网教练肯尼·阿特金森很恼火,为了教育他,他让拉塞尔坐在替补席上,直到后场有人受伤才让他上场。拉塞尔周围的人认为这个措施和他在高中刚开始篮球生涯时的训练有些类似。

拉塞尔的哥哥安东尼奥·拉塞尔说:“布鲁克林正是他所需要的,而布鲁克林也需要他。他们能够相互成就。”

但那时候拉塞尔并不想竭尽全力为篮网赢得荣誉。在他眼中,他只是教练的一个备选——只有当卡里斯·勒韦尔和斯潘塞·丁威迪受伤时,阿特金森才会想到他。

“阿特金森不值得我为他拼命。” 拉塞尔说,“老实说,我认为他并不珍惜我。他从不相信我能在第四节力挽狂澜。”

他最终还是证明晰自己——拉塞尔在布鲁克林的第二个赛季打了81场角逐,入选了全明星,并领导篮网进入了季后赛。可是当凯里·欧文和凯文·杜兰特决议共赴篮网时,拉塞尔又该脱离了。

唐斯说:“他在朝着好的偏向走,拿到了全明星,展现了他的实力。但这还不够,人们的要求太高太苛刻了。于是他又一次‘被扬弃’。”

从某些方面来说,拉塞尔去金州是偶然的。如果杜兰特决议加盟其他球队,拉塞尔很可能会在去年夏天就加盟明尼苏达州。但由于杜兰特脱离勇士选择了拉塞尔的篮网,拉塞尔才作为备选,被勇士签下。

拉塞尔的这一决议使他获得了顶薪,将他带到了一支有着最高特许谋划水平的球队,并让他可以向他最喜欢的球员斯蒂芬·库里学习。拉塞尔想从库里,克莱·汤普森,德雷蒙德·格林和教练史蒂夫·科尔那里尽可能地学习所有技术。他希望享受成为冠军球队的一员的感受。

在拉塞尔履历了四年的漂泊之后,勇士队给了拉塞尔四年1.17亿美元的顶薪条约,因此森林狼提出的1.07亿美元的报价显得苍白无力。

6月30日,自由市场开放,拉塞尔成为了自由球员,森林狼和拉塞尔会晤之后,以为能签下他,但他们没有预推测另有金州勇士和他们争夺。

“我清楚地记得我其时是怎么做决议的。‘如果我去明尼苏达州,我会和卡尔一起角逐。我可能会安宁下来,放松心情,再也不用漂泊了’。” 拉塞尔说,“可是我心田深处的声音告诉我,你应该去一个完全配得上你的地方。”

刚签下条约,人们就开始传言拉塞尔在勇士待不久。汤普森在上次总决赛中受伤,十字韧带撕裂,还在接受恢复训练。没有汤普森,拉塞尔将与库里一起进入首发阵容。可是一旦汤普森恢复康健,拉塞尔就很难再留在勇士了。要知道,就算是有大通中心印钞机之称的勇士,也难以蒙受再添一个顶薪的拉塞尔的开支。

拉塞尔说:“我现在只想向金州勇士的队员们学习,就算我在金州待不恒久也没关系。”

这次攀亲连续了52场角逐。库里在本赛季的第四场角逐中摔断了手,勇士队成了西部垫底。当12月拉塞尔获得生意业务资格时,人们又开始谈论拉塞尔的去向了。拉塞尔感受到了,勇士也感受到了。

曾为四支或四支以上球队效力过的全明星运发动:

因此,当第二天的角逐竣事,拉塞尔被生意业务到明尼苏达州换来安德鲁·威金斯。拉塞尔最初以为这不外就是转移到另一个都会为另一支球队效力,他已经习惯了。他越这样想,看到森林狼及其球迷的对他的热情,就越感动。

唐斯说:“所有这些球迷不仅将他视为一个球员,而且将其视为球队支柱。我认为这是他自高中以来第一次感应自己像支柱。”

拉塞尔奇特的节奏和球风让整个都会为之着迷。他左前臂上有一个纹身,代表了他在这个穆罕默德·阿里的家乡中的自满和奋斗。

拉塞尔的早年时光是在路易斯维尔西南的杜瓦尔公园渡过的。对于拉塞尔和他的哥哥托恩来说,在半夜里听到枪声、在去角逐的路上途经公园踩到针,已经司空见惯。两个孩子知道的并不多,只是唾面自干。

“你可以在杜瓦尔公园外面走走,随时都可以看到许多孩子,他们就是我的家人,”托恩说。“如果妈妈今天上班,我就只能一小我私家在家吃披萨,但别人家妈妈今天有做饭,我就可以去别人家吃。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相互都是亲人。”

他们的怙恃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仳离了,可是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怙恃在两个孩子的童年时期都尽职尽责。拉塞尔七年级时,他们的父亲带着他们搬离了杜瓦尔公园,希望能找到一个更宁静的情况。他们的母亲凯莎·罗会定期带他们用饭。拉塞尔在中学时期就踢足球和篮球,但一上高中就把追求规模缩小到篮球。拉塞尔的堂兄其时为路易斯维尔顶级球队Trinity High效力,拉塞尔为Central效力,梦想着有一天在锦标赛打败堂兄。

拉塞尔与路易斯维尔渊源深厚,以至于佛罗里达州的明星篮球学院,有着本·西蒙斯,乔尔·恩比德,卢克·巴莫特和达卡里·约翰逊等明星校友的蒙特维尔学院想要录取他时,他告诉父亲,成为肯塔基大学的篮球先生会更吸引他。

拉塞尔说:“父亲其时说,‘你知道你完全有全国冠军的实力,而你想去肯塔基大学当篮球先生?这基础不能相提并论’。”

拉塞尔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决议。他的高中教练已将拉简·隆多送往著名的橡树山学院读高中。纵然那时才15岁,拉塞尔也看到了摆在他眼前的时机。

托恩表现:“其实那是很艰难的事情。他将不得不脱离朋侪和家人,脱离舒适区,去一个新地方,这会让他惆怅。可是他知道该怎么选。”

蒙特维尔著名教练凯文·博伊尔绝不留情地推动拉塞尔前进,以使他为迎接更大的挑战做好准备。高二时,当博伊尔开始测试拉塞尔的实力,拉塞尔体现不佳。拉塞尔其时天天都市打电话给他的哥哥告诉他他可能不得不回家了。

托恩说:“博伊尔说,‘我给他们的妖怪训练可以让他们迅速发展’。可是拉塞尔逃避训练。我认为凯文·博伊尔想看看拉塞尔到底实力如何。”

博伊尔和拉塞尔的父亲定期举行交流。父亲敦促他的儿子坚持下去,接受处罚,因为那是他所需要的。

“这是他履历过的最好的事情。”前俄亥俄州立大学教练萨德·马塔说。

拉塞尔在洛杉矶和布鲁克林的停留时间是他在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两倍多,但问他什么时候才是他最后一次真正感应像家一样的时光,他很快就指出是自己在哥伦布的短暂而激感人心的停留。

他足够优秀,能拿到顶级的录取,但他并不像跟他同水平的其他球员一样,在各个学校之间犹豫不决。在他仍然在路易斯维尔的时候,马塔和鲍尔斯就招募了他。到拉塞尔和父亲第一次正式会见哥伦布、到场足球角逐并观光校园设施时,他就做出决议了。拉塞尔的父亲建议他思量下其他学校,各个学校都考察下再做最后的决议,可是拉塞尔下定了刻意。

“他很是相信萨德,”鲍尔斯说,“萨德给了他优美的愿景,这让他一开始就就感应很舒服。”

马塔叫他道克(拉塞尔的名字首字母是DR),从两人第一次晤面开始就告诉他,他必须缩短名字,因为他认为当他需要在训练中高声呼唤拉塞尔时,他没法以足够快的速度叫出拉塞尔完整的名字。马塔轻松而迅速地获得了拉塞尔的信任,这也正是熟悉拉塞尔的人都知道的、拉塞尔很重视的一点。

“这很有趣,因为在他的整个招募历程中,这些所谓的专家一直指出他的角逐存在缺陷,”马塔说, “可是,每次我看他的角逐时,他总是赢,从没有输。而且他总能在角逐中做出正确的选择。”

拉塞尔到达哥伦布时,并不知道七个月后他就要脱离。拉塞尔计划一直待在哥伦布,好好打球,好好享受大学生活。

马塔仍然记得他意识到拉塞尔不会长留哥伦布的那一刻。马塔和鲍尔斯宣告了他在西弗吉尼亚州举行的季前赛争夺战的数据,跟拉塞尔在全美冠军赛中的数据一样亮眼:33分,8次助攻,破坏了爬山者教练鲍勃·哈金斯著名的全场紧逼计谋,最后一个回合拿到3分,震惊全场。

“我上车时说,‘伙计,他不属于这里。我们必须找一个新的控球后卫’,”马塔对他的助手们说,而助手们连连摇头,表现不相信。“我说,‘我也从没有遇到过比这更糟心的事情。’”

拉塞尔在谁人赛季场均19.3分,5.7篮板和5.0助攻,3分掷中率到达了41.1%。

拉塞尔说:“他们让我感应自己像一个普通的学生,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不像一个首选,没有任何优势。在那里,一年大学而进入NBA成了不行能的事情,而我也只长高了两英尺。”

就这样,他走了。可是他为七叶树效力的时光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今天他也一直与马塔和鲍尔斯保持密切联系。他的财政照料也位于哥伦布,他经常回去到场校园运动。

“拉塞尔很重视感受。”鲍尔斯说, “当他知道你相信他并对他有信心时,他将尽一切努力帮你获胜。他就是这样,他的门路注定与其他人差别。”

甚至在去年夏天拉塞尔拒绝了森林狼之后,罗萨斯仍然坚定地希望招纳一个控球后卫,他认为这完全切合球队的需求。在事情的第一个赛季中,罗萨斯从未掩饰自己接纳斗胆举动的想法,而且不接受别人的质疑。这是他在休斯敦时磨练出来的信念——火箭总是错过球星,直到2012年与俄克拉荷马城生意业务换来詹姆斯·哈登。

其时,哈登是雷霆队的第六人。他是一位天才得分手,但进攻能力还不像现在这样精彩。火箭队相信他,给他球权,然后他领导球队成为西部同盟的顶级。从到达明尼苏达州的那一刻起,罗萨斯就知道,如果森林狼要挣脱现在的困局,就需要坚决行动,拿到一个精英控球手以配合唐斯。

在12月自由市场开启、与罗森的生意业务谈判开始时,西部同盟的一名执行官曾说:“格森认为拉塞尔是他的第二个‘哈登’。”

可是,罗萨斯从未将拉塞尔比作哈登,后者是最难阻挡的进攻球员之一。两者都是左撇子,都有着敏捷而变换迅速的步法,但仅限于此。哈登更高峻,更强壮,更有耐力,而且在他之前,很少有人能像他一样,有着自己的独门武器。

拉塞尔尚未体现出像哈登一样能够连续压倒对手的能力,可是罗萨斯认为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传球手,因为他能在关键时刻投进球。现年24岁的拉塞尔与唐斯和马利克·比斯利年事相同,这对罗萨斯来说很重要,因为他试图以唐斯为中心建设一支有时机在未来几年争霸赛场的团队。

他们还认为,像哈登一样,拉塞尔的职业生涯远不止他现在展现的这些,而他们可以资助他发挥出潜力。除唐斯外,罗萨斯还能向助理教练帕勃罗·普里焦尼和助理总司理吉安卢卡·帕斯奇咨询,这两人在来到明尼苏达州之前都曾在布鲁克林与拉塞尔共事。与森林狼签有两份条约的基兰·马丁,和拉塞尔一起在路易斯维尔长大。

这个计划是要像博伊尔和阿特金森一样推动拉塞尔,同时像马塔一样给拉塞尔权力。

罗萨斯在推荐拉塞尔那天就说:“重新到脚,从小我私家抵家人,场上场下,我们都做了全方位的相识,以竭尽全力确保我们这里适合他。不仅是现在适合,而且有利于他整个职业生涯的生长。”

森林狼对他的熟悉水平很高,因此在他到达之前就已经为他做了富足的准备。森林狼名声欠好,因此很少有球员愿意选择他们。罗萨斯和教练瑞安·桑德斯将球员的身体康健和球员互助放在首位,试图改变这种看法。

唐斯说:“每小我私家都在为自己所想要的而奋斗。我们希望被人需要、希望被爱。我认为这是他职业生涯中第一次感应被尊重、被需要。我相信这就是明尼苏达州之旅对他和他的家人如此特此外原因。”

他们不认为他无关紧要,不把他看成备选。他们将他视为球队再起的关键人物。他们也不怕让他知道这些。拉塞尔是《权力的游戏》的忠实粉丝,当他打出一记漂亮的三分时,他会说“我的血管里流淌的是冰”。于是,与团队的第一次宣传拍摄,他们投其所好,让他坐在冰晶王座上。

托恩看着该组织向他的弟弟献殷勤。他们刚到达明尼苏达,他就打电话给他们的父亲,向他讲述拉塞尔是如何被接待、被重视的。

托恩说:“这险些使他流下了眼泪。在履历了形形色色的扬弃和伤害后,能有人这样需要你、这样热情地接待你,单是想想就足以让人热泪盈眶。”

COVID-19期间,NBA停赛,拉塞尔一边寓目以前的角逐,一边给桑德斯发信息。第一次被生意业务时,他住在唐斯在郊区的住宅,拼车到明尼阿波利斯市区到场训练和角逐。而现在,他正计划在他事情的都会买房,这在他职业生涯中是第一次。

当他将脱离勇士的迹象越来越显着时,拉塞尔与他的经纪人奥斯汀·布朗以及他在CAA的团队举行了长时间的攀谈。他们问他想要什么。

“我想要我自己的球队,”拉塞尔告诉他们, “一支队伍,而不是我一小我私家。如果我们输了,负主要责任的是我;如果我们获胜,那是我所在的团队配合努力的效果。我想要那样的位置。当我知道,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我余下的职业生涯里都待在这里、在这个位置时,我很开心。”

森林狼相信,拉塞尔将负担起他们交给他的责任,并资助球队走向辉煌。他们认为他的到来为唐斯带来了福音,可以资助唐斯更好地领导团队。

在同盟停赛之前,在唐斯因COVID-19失去母亲杰基而陷入痛苦之前,这两个朋侪坐在唐斯家中,一坐就坐到深夜,一起喝酒,一起谈论他们将如何将他们的实力展现给观众。

托恩说:“他们很谈得来,坐在房间里举行真正的攀谈而且谈得很深入。而且他们的谈话出发点都是好的。他们不会嫉妒相互,而是真正的像亲兄弟一样的谈话。不管你是否会生气,我都市跟你说实话。这也正是我们都需要的。”

唐斯说:“‘那真的很差劲’、 ‘你没有做你应该做的事’,我就是他身边经常说这些逆耳良言的人之一。我希望推动他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一个更好的球员。他有着卓越的能力,但他也需要有人像我这样支持他、推动他。”

唐斯也需要拉塞尔。他并没有像拉塞尔那样在同盟中漂泊,可是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的NBA生涯却同样不稳定。在森林狼的四个多赛季中,森林狼队履历了五名首席执行官和四名总教练,唯一稳定的是球队屡战屡败。他与罗萨斯、桑德斯有着牢靠的关系,但他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些。

唐斯需要像拉塞尔这样的控球后卫,这样他才气腾出空间并举行挡拆。他和拉塞尔相互信任,相辅相成。森林狼近30年都在努力寻找控球后卫,对拉塞尔的追逐代表了他们最近几年的努力。因为款项争执,斯蒂芬·马伯里和萨姆·卡塞尔脱离了;受伤使特雷尔·布兰登体能下降;里奇·卢比奥只是短暂的过客。

现在轮到拉塞尔了。

2月8日,拉塞尔带着红色的篮球,坐上了唐斯的白色揽胜,与这个他最好的朋侪一起,作为队友,到场了第一场NBA角逐。在同盟暂停角逐的前几周,他们根据日程到场角逐。在咖啡厅里,当他们等候咖啡时,拉塞尔逐步地意识到他们已经谈论了良久的事情成为了现实。

“‘兄弟,我们现在真的要开始一起角逐了’,”拉塞尔告诉唐斯,“我们激动得好一阵都没缓过来。”

他们俩都知道这个同盟幻化莫测。拉塞尔履历得够多了,而唐斯则亲眼看到球队盛衰如何快速更迭。可是这次相聚的时机再好不外了。拉塞尔一直盼望获得稳定,现在他可以为失去母亲的唐斯提供慰藉。他们多年以来一直相互扶持,在他们并肩作战,并希望可以恒久互助。

拉塞尔说:“对我来说,这让我感应回抵家一样。终于可以放下行李箱,安置下来,和家人在一起。”

有球探,教练和联赛视察员对唐斯-拉塞尔组合持怀疑态度。两者在职业生涯的差别阶段都曾为“空洞的统计数据”而战,每小我私家都在问,以这两人作为当家球星的森林狼防守能力如何。

森林狼相信,NBA赛场上,唐斯和拉塞尔会相辅相成,相互成就。

普里吉奥尼在谈到拉塞尔时说:“思量到拉塞尔的能力和履历,森林狼和唐斯是拉塞尔最好的选择。可是,这也陪同着庞大的责任。他必须天天都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一点都不能偷懒。他需要仅用一个赛季就证明自己的能力、确立自己的职位。”

托恩亲眼看着他的弟弟从一个都会到另一个都会,一个团队到一个团队。但在谁人严寒的夜晚,在机场,他看到了这次的差别。当他看着拉塞尔从飞机上走下来时,“感受他好像卸下了千斤重的担子”。

“我认为这将使他今后抬头挺胸,因为他可以把这里当家。” 托恩说,“你知道他们相信你、信任你,你知道会有人在你的都会为你呐喊加油,这让你不禁想拿出十二分的努力作为酬金。”

拉塞尔明确,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他是洛杉矶的第二顺位新秀,是布鲁克林的全明星,他与金州签了一份顶薪条约。然而,他也是一名泳者,必须不停前进才气制止下沉。

他的队伍已经准备好而且愿意将一切都交给他,这是他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拉塞尔来到森林狼,带着更多的行李,更强大的能力。现在,也许他可以放心地放下所有行李并停留一段时间。

通过摄像机看他录制的到达明尼苏达机场的第一个夜晚,拉塞尔依旧难以抑制心中的感动——他终于,找抵家了。

他说:“我想,这就是我应该去的地方。”

上一篇:5年换4队拉塞尔这次终于笑了,兄弟篮球真香,另有一巨头在路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